诺兰:不排除和华纳兄弟合作《综艺》独家专访

日期:2023-11-13 16:41:56 / 人气:94

诺兰:不排除和华纳兄弟合作《综艺》独家专访。诺兰·克里斯托弗·诺兰今年又创造了一项壮举。长达三小时的传记电影《奥本海默》已经获得了9.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其市场表现已经超过了大多数超级英雄电影和电影续集。近日,为了推动电影在美国IMA影院上映,诺兰接受了《综艺》的专访,透露与华纳的矛盾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不排除再次合作。此外,诺兰拒绝回答是否看过新蝙蝠侠的问题。他说,“如果我开始讲漫画改编的电影,估计大部分网友会忽略我在采访中讲的其他东西。”《奥本海默》是一部三小时的R级电影,主要发生在实验室和国会听证会上,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近9.5亿美元的票房,几乎超过了漫威漫画公司最近的任何一部电影。在这个过程中,它正在重塑好莱坞对大片娱乐的看法。关于这部电影在商业上的成功,诺兰说:“一部电影能在市场上获得成功,时机可能恰到好处。我大多是开始拍一个项目,离上映还有两三年。你应该努力实现不断变化的目标,以满足观众的兴趣。你可能抓住了一个趋势,而这个故事正是人们潜意识里所期待的。”奥本海默是在全球焦虑的时刻被释放的,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还在继续,这加剧了人们对潜在核冲突的担忧。《综艺》采访诺兰时,哈马斯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也导致了可能扩大的战争。奥本海默被释放后,混乱的世界更加动荡。诺兰说:“关于核武器的可怕事实是,人们对核武器的担忧随着地缘政治局势而波动。威胁总是存在的,有时会发生一些事情让它更加显眼。这是一种萦绕地球,永远不会消失的危险。”诺兰的电影都有一些固定的套路。虽然大部分电影工业已经转向数码,但他仍然用胶片拍摄,IMAX胶片相机为他的电影提供了更震撼的视觉效果。虽然诺兰的电影预算很大,但他喜欢把自己的片场控制在一个小范围内,他喜欢就地拍摄。奥本海默主要是在新墨西哥州被枪杀的,那里离奥本海默的团队制造原子弹的地方很近。他还在普林斯顿大学和加州伯克利分配拍摄,奥本海默在那里度过了他的大部分学术生涯。奥本海默监督曼哈顿计划时和妻儿住在洛斯阿拉莫斯,诺兰带着剧组拍摄。《奥本海默》剧照在影片中,诺兰详细展示了“三位一体”的第一次原子弹试验,但没有展示广岛和长崎的毁灭。早些时候,导演斯派克·李批评了这一疏漏。诺兰说这是故意的,因为整部电影都是用奥本海默自己的视角拍摄的。原子弹投在日本的时候,奥本海默在半个地球之外。他也是从广播里得知爆炸的消息,并没有亲眼看到。“这部电影主观地呈现了奥本海默的经历,”诺兰说。“我严格遵守这一点。奥本海默和全世界同时听到了轰炸的消息。我想让观众看到,奥本海默也在慢慢意识到原子弹的后果。我没有表现出来的(日本爆炸)和我表现出来的(奥本海默在美国的反应)一样重要。”在奥本海默的片场,奥本海默越来越担心核扩散。他主张建立国际机构来控制放射性物质的生产,但从未公开批评投放原子弹的决定。诺兰对此怎么看?他说:“对日本原子弹爆炸的态度取决于回答问题的个人的情况。当你与在太平洋打过仗的人交谈时,你会得到一个答案。当你问广岛和长崎的幸存者时,你会得到另一个答案。”诺兰说,在制作电影时,他更感兴趣的是开始讨论,而不是提供解决方案。诺兰在专访中表示,他还没有决定下一部作品要拍什么,但创意无处不在。“我拍过翻拍,改编过漫画和小说,写过原创剧本。作为编剧和导演,无论做什么,我都要觉得自己完全拥有,让项目在我看来是原创的。概念最初可能来自其他地方,但剧本必须通过我的手指在键盘上打出来,电影是通过我的眼睛拍出来的。”在马丁的《飞行家》中,小李·诺兰在决定拍摄电影之前不会开始写剧本。部分原因是他早年写了一部关于霍华德·休斯的传记电影。当时他很喜欢这个剧本,想让金凯瑞扮演隐居的亿万富翁,但当时马丁·斯科塞斯的《飞行者》已经开始制作,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计划。直到今天,他还没有看过斯科塞斯的电影。他正在拍摄《盗梦空间》,他向主演“小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承认了这一点。他说:“不能做出自己倾注了全部心血的东西是相当不愉快的。”华纳的流媒体策略太疯狂了。2020年底,华纳宣布了一项震惊好莱坞的行动:2021年,北美上映的17部电影将全部同步登陆HBO Max,影院窗口没了。诺兰在那段时间没有电影,但他仍然对这个决定感到愤怒。在发给《好莱坞记者报》的一份声明中,诺兰写道:“我们行业中最大的制片人和最重要的电影明星在晚上以为自己在为最好的电影公司工作,但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为最差的流媒体(HBO Max)工作。”与华纳分手后,诺兰在奥本海默与环球合作,口碑和票房双丰收。有一件奇怪的事:奥本海默在北美上映的当天,华纳的芭比也开始作画,这让人怀疑华纳是否有意安排,但诺兰对此却很坦然:“你可能忘了,我的电影经常在夏天上映,这个档期总是很挤。一个周末上映不止一部大片,对电影人来说压力很大,但对电影院来说是好事。”今年北美票房最高的三部电影《芭比》、《超级马里奥兄弟》和《奥本海默》,既不是续集,也不是漫画改编,这是自2001年以来的第一次。诺兰说:“从票房可以明显看出,观众在寻找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我们经历过一个时期,电影公司老板认为续集可以永远是票房,但你不能否认影迷对新鲜感的渴望。“诺兰与华纳兄弟公司的关系并没有不可挽回地破裂。诺兰说,“这是过去的事了。“诺兰公开批评的华纳高管已经离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在2022年将控股权卖给了探索频道。新命名的华纳兄弟探索公司随后任命首席执行官大卫·扎斯拉夫。那么,诺兰愿意和华纳兄弟再次合作吗?他回答说:“当然,华纳正在努力做一些伟大的事情,这是令人鼓舞的。“好莱坞和华纳也开始认同诺兰对流媒体的质疑。曾经,几乎所有的电影公司都拒绝在有线电视或网飞上放映他们的电影,而是把他们的好东西放在自己的流媒体上,如HBO Max或Disney+。但随着时间的发展,华尔街发现电影公司自己运营的流媒体平台经济效益并不好,成本高,利润不足。现在,迪士尼和华纳已经开始将他们的重要电影授权给网飞等流媒体,并坚持所谓的“排他性”。诺兰对电影行业和电影艺术有着清晰的认识。他说,他批评HBO Max计划的部分原因是经济效益不佳。他认为好莱坞将流媒体模式置于一切之上的决定导致了今年编剧和演员工会的罢工。”今年夏天劳资谈判的疯狂之处在于,电影公司坐在那里说,‘好吧,我们不能付给你钱,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对此,答案是‘嗯,你没有足够的钱,因为你没有正确地管理你的生意。你从你的产品中得到的钱和以前不一样了。过度依赖流媒体,扰乱了整个行业,也给大家带来了问题。现在演员和编剧罢工终于结束了,未来几年好莱坞会变好吗?

作者:鼎点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鼎点娱乐 版权所有